對於穩定系統的對決與抗衡,使我們了解到根本的碎解性,早已就哪麼存在在歷史的抽象裡。於是談美感吧!瓦解表象策略的向度在垂直之上,在水平之中。建築就是曖昧的圖像。而圖像是結構的轉化。這個世代,區域化的內爆,與各種領域的去領域化正不斷發生著。內在平面如此交滲疊合著。

許多人宣稱不可預見性與去領域化的事情正在各地上演著,從政治、經濟、文化、學術、藝術,生活所有層面正包裹著或是反映著各種多變性的要求與流變的本質。一種透過心智、技術、感性分析的決定,從崇高意義的平整中分離出來,重新找尋獨特性的他者之域。那麼,如何解釋一個設計團隊的體質與領域,或是,其積極性意義?

特別是當意義從來並不是來自那中心化的詮釋學的垂直線條中,而是在層層疊疊如絲如縷的生活水平面,和它如根莖般架構延伸的無際空間裡。〈想像是否也因此生根了?〉

千高台在這個情況下被創造出來,透過那種有別於機具化的慣例性、與主義所佔滿的空間的創造 ------ 經由某種擴張的網絡,從自由的基進性的虛擬,到串連的模組與無盡的轉譯,樂觀地呈現一種創造性的詩學。

事實上,我們都早厭煩了可能性的扼殺與組織僵硬,在微型化的滲透、與轉移概念的惑動中,總是有人盼望透過嘗試,一再鼓舞了感受力的轉折操作與領域移置,好在邊緣上進行嶄新的標繪與多重的異變。〈或者這還是一種回到最初之原的提醒?〉

許多人也思考著,在揭露構造的秘密,截斷完全的限制性模擬、而獲致曖昧有趣的生活圖像中,是否能透過這些創造,而驚喜重獲意義與脈絡後的抗衡力量之解讀與運作,甚至 ------ 又再兌換成某種成熟的形上學策略呢?